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穿越 > 《百暮厘女归》 > 隐瞒

隐瞒

本书类别:穿越作者:大漠浅水谣书名:百暮厘女归 更新时间:2017-05-04 15:45:01本章字数:2857

  我想顾朝南这么快体力不支,也是因为他晕倒这几天,我们只喂了他清粥米汤有很大的关系,俗话说水都喝得饱,风都吹得倒。

  “小鬼,你饿不饿,姐姐做饭给你吃好吗?”小鬼这两个字倒是叫的挺顺口的。

  “我不叫小鬼,我叫顾朝南。”小狗般可怜的眼神看着我,低声纠正。

  “呃……好吧,顾……朝南。”对称呼倒还蛮认真的。

  我和非羽一个黑脸一个白脸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我并不是有意的,但是非羽这黑脸唱的太响了,顾朝南再怎么说也是个小孩,面对一桌子的素菜一阵狼吞虎咽,行为和颜值不成正比。

  “小鬼,这衣服是你的吗?”

  小冥背上背着一叠东西走到非羽旁边,非羽顺手拿了起来打开了来,拿在手上。这是我刚穿越来那一天在山崖峭壁的树枝上看到的那件华服,没想到已经被她给捡回来了。

  顾朝南抬头瞟了一眼,答了句“嗯。”

  那天我还以为是某动漫社拍古装外景遗落在这里的。

  “小冥在山谷里捡回来的,你先穿上吧。”

  非羽将衣服扔给了顾朝南又拉住我小声地说“说不定,这小鬼真的是哪个王公贵族的少爷,等他伤好以后送回家,咱们可就赚翻了,嘿嘿。”

  我赔笑了两声,非羽要是真的这么贪财,就不会救我和顾朝南这两个拖后腿的了。

  不过不管顾朝南是不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他的坠崖重伤都让人费解。

  “小鬼。”非羽叫他。

  “嗯?”

  “你是如何摔下这唪稷谷百丈崖的?”非羽也是直接,这个问题也是我疑惑的。

  顾朝南咽下口中最后一口饭,有意避开了我和非羽的眼神说“我不记得了。”

  顾朝南这个谎撒得一点都不好,可是他既然不愿意说,那就算了吧,小孩子没必要记得自己不想记得的事情。

  前两天非羽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我随便编了一个谎话就混过去了,若是照实回答,恐怕只会被当成神经病。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能对非羽说实话,那顾朝南是不是也有什么苦衷呢。

  晚上我很自然地准备和衣而睡,顾朝南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怎么也不肯过来睡觉。

  “你习惯站着睡觉?”我说。

  顾朝南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张小床,小脸一红“娘、娘说男女授受……不亲……。”

  我疯狂晕倒,这小鬼才多大点岁数,还计较起男女有别来了“你娘呢说的没错,但是这句话是针对姐姐这种成年人的,你是小孩子没有什么授不授的,快过来睡觉啊,早睡早起身体好,才能迅速恢复体力打败非羽姐姐然后回家,知道不?”

  “可、可是……我已经十三岁了……还有几年便成年了”顾朝南吱吱呜呜地说。

  我噗嗤一声突然笑了出来

  顾朝南这身板怎么看也只有一米三的样子,这也发育得太晚了吧,本来还觉得顾朝南有一张正太脸长大以后一定前途无量,可是这身高…。是硬伤啊…

  顾朝南被我笑得莫名其妙的,一脸不服气地冲我道“你,你笑什么?!”

  “哈哈哈,没,没什么”我捂着肚子收住笑“小鬼,就算你真的有十三岁,可是离成年也还早呢,你怕什么”就算这是古代,男孩也应该是十六岁或者二十岁成年吧。

  顾朝南躲在墙角吭吭哧哧道“可,可是…。”

  可是什么呀可是,我可是困了,我走过去一把将一身僵硬地顾朝南打横抱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小床边上,把他扔了上去,然后自己趴在小床外侧睡得不省人事。

  一大早,我刚醒,看外面的天色还黑漆漆的,耳中就传来打斗的声音,不用看了,一定是非羽和顾朝南又在火拼了。

  “顾朝南你个死小鬼臭小鬼!不带偷袭的!别以为你是小孩我就不敢对你动手——!”

  木屋的窗外看见一大一小两个矫健的身影在山林中窜上蹿下,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走出房间,洗漱完毕准备好了早餐,两个身影依然在山林中飞来飞去,还是没分出个胜负,非羽一大早就被顾朝南偷袭,只穿着一层中衣,发也没梳,再加上施展轻功的时候逆风飞跃,整个人看起来,简直就是丐帮弟子。

  “两位大侠,你们不饿吗,吃过饭再打吧。”我将双手在嘴边扩成一个喇叭圈对着前面的山林喊,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到。

  不过分分钟,两个人便先后降落在小厨房里面,一边大眼瞪小眼一边坐下吃饭。

  “哎哟!”“啪”朝南的叫声是和他跌倒在地上的声音同时响起的,等我再看到他时,他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那明明应该在他屁股下面的椅子,此时却还在往远处滑行。

  “哈哈哈哈,死小鬼臭小鬼,谁叫你偷袭我,这叫报应知道吗?”非羽笑得前俯后仰,她的一只脚还保持着踢走顾朝南椅子的姿势……。

  顾朝南气得脸都绿了,从地上弹起来,这形势不妙啊,我伸出一只手拉住顾朝南的小手小声道“朝南乖,别跟羽姐姐计较,好好吃饭。”

  顾朝南啪得摔开我的手狠狠地指着非羽“这死女人算哪门子姐姐,就知道欺负我,不打败你我就不叫顾朝南!出招吧!”说完就冲非羽劈一记手刀。

  非羽嘴巴里还叼着个窝头,右手拿着筷子夹住了朝南的手刀,左手往顾朝南的腰上伸了过去,不知道拉住了什么,迅速一扯,朝南的裤子竟然……竟然掉了……

  我惊呆了…。非羽扯掉的是朝南的裤腰带……

  朝南猛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裤子已经没了,那雪白雪白的小屁屁暴露在空气中,脸瞬间红成了猴子屁股。

  “哈哈哈哈哈哈!朝南小鬼你太弱了!笑死我了,啊哈哈哈哈!”非羽已经笑得不成人形了。

  我嘴里含着筷子偷偷瞟了一眼非羽,觉得她现在就像成功给白雪公主喂下毒苹果的后妈,这,招也太毒了。

  “死女人,我顾朝南士可杀不可辱!”朝南一把抢过非羽手里的裤腰带,把裤子提起来系好以后伸出舌头一副要咬舌自尽的姿势。

  “吃你的如意卷吧,”非羽随手抓了个如意卷塞到了顾朝南嘴里,差点把顾朝南呛得背过气去。

  “咳咳咳,厘姐姐,羽姐姐欺负我,呜哇哇哇……!”顾朝南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如意卷,便换上一副可爱的娃娃脸来跟我告状。

  卖萌有用吗,没有,刚才那一句一个“死女人”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多么早熟的孩子啊。

  “你们俩,能不能让我安稳地吃顿早饭?”眼里闪着可爱的小星星,我觉他们以后要是一直这样,我是别想好好吃饭了。

  是,最后他们确实让我安稳地吃饭了,可是在桌子下面还是暗潮涌动,两个人脚上的比武一刻都没停过,吃饭的时候,桌面频繁地抖动,所以以后我做饭尽量不做汤,因为都洒干净了!

  顾朝南和非羽就像水火一样,完全不容,而我在这中间扮演着和平使者,随时调解纠纷,随时受到他们比试的牵连,比如吃饭的时候夹菜得靠稳准狠,因为桌子下面脚上的比武让桌子抖得没办法下手夹菜;比如在洗澡的时候,天上时不时就会跌下一个人来,吓得我魂飞魄散;再比如……额,我举不出来例子了。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几乎每天都是在这种吵闹中醒来的。

  这天早上醒来外面如故传来打斗的声音,空气中似乎还带着金属划破皮肤的声音。

  至于吗,一家人打个架还动上武器了。

  这其中似乎还夹杂着小冥的叫声,小冥平时也不参合这种事情,今天是怎么了?

  打了个哈欠,迅速穿好外衣,头发也没梳过,随便耷拉在脸上。得早点做饭了,真是不知道是不是练武的人精神都这么好。

  “非羽,朝南,差不多就……”

  “啊!”刚拉开木屋的小门,我话还没说完,非羽竟重重地摔到了我的脚下,“噗!”一口鲜血喷到了泥地上,不远处,老虎小冥也摔在了地上,我三秒钟没说出话来。

  “非羽!”顾朝南下手这么重?“你怎么样?”

  我扶起她“苏见厘,快、快走!”

  我抬头,眼前一片刀光剑影,这些龙套是谁?

  三个从头到脚包的全黑完全看不清脸的人每人手里都提着一把长剑,长剑和他们的面上都闪着寒光。还有第四个黑衣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抓了顾朝南,提到半空中一手放到他的脖子上,看着我们。

  “朝南!”我忍不住喊道。

  “放开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