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架空 > 《帝宠无理:爱妻吻上瘾》 > 第十章 魏府

第十章 魏府

本书类别:架空作者:陌三变书名:帝宠无理:爱妻吻上瘾 更新时间:2017-05-04 15:53:00本章字数:2355

  且说那古子兮、魏婉妙和那魏家少爷商定入府事宜之后时日又滑过了半旬有余,那魏婉妙认了古子兮为金兰姐妹,古子兮和古小钰也便安心地落住于太平坊内静候魏楚殇的消息。

  这日,那咬着兽头的门环被一个十七八岁上下的小厮轻轻敲响,此时正是白日,坊内还算悄寂,因此,敲门声便显得突兀十分,而且节奏强烈,颇有扰人清净之急。

  “快开门!”门外那小厮越敲越急,连带着那方还青葱的嗓音高亢不已。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探出来一角粉色的裙裾,那裙裾的主人在门后凉凉地说道:“何事甚急?不是还未到未时么?不到未时,恕本坊不接客!”那音调清高,甚有一番高傲姿态。

  “我家公子要寻魏婉妙魏姑娘,有喜事,还不快让魏姑娘出门迎人?”那小厮扯着嗓子高声嚷道。

  他的声音一落,大门竟然吱呀一声全然洞开了。

  那身着粉色罗衫裙的正是前来开门的魏婉妙,她亭亭玉立地站在那儿,两扇朱红大门掩护在她身后,衬的她一身冰肌玉骨般风姿。只见她玉颊微展,那织女梭形的眸子因此刻看到小厮后面静待的一台青布软轿而瞬间舒展开来,仿佛里面瞬间被织出了五彩缤纷的绫罗锦缎,整个人都开始熠熠发光。

  “这……是……”她指着小厮后面的软轿,双唇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了起来,言不成句。

  “恭喜魏姑娘,贺喜魏姑娘,此生能脱离青楼之身,公子已派一顶软轿于此,接魏姑娘入府。”那小厮眉清目秀,此时一番抱拳之状,贺喜之词信手拈来,颇为伶俐。

  闻此言,身后凌乱急促的脚步声纷至沓来。转眼间,那太平坊的莺莺燕燕如花红柳绿一般站满了门口。为首的春姨娘满面笑容似花,她一把将呆立着的魏婉妙搂入怀中,怜惜道:“妙儿果能脱离青楼,姨娘真是为你高兴,今儿个,我已将诸位姨娘唤来,来送妙儿一程。”

  说罢,眼角竟泛起了些许泪花,扑棱着滑落面颊,搂住婉妙的手竟然颤动了起来,只听的她继续说道,“你娘临终前将你托付给我,我好歹也算是没负了这好姐妹的临终之托,妙儿如今长成兰心慧质,清雅脱俗,这今朝入了中堂府,至少是脱了青楼之锢,然而也不知这中堂府是笼是海,只盼得你来日嫁得好夫婿,那我才能……”

  言未尽,却已泣不成声。

  “春姨娘放心!”一声清脆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听得此声,女子们纷纷让出一条道来,古子兮和古小钰踩着碎步姗姗而来,只见那古子兮上前挽住春姨娘的手臂,笑容大方得体,匠道于心,“子兮和小钰会陪着婉妙姐姐,算他中堂府是笼是海,都会陪着姐姐趟过去。”

  “子兮妹妹。”魏婉妙猛的拉过古子兮的手道,“莫不是子兮妹妹相救在前,聪慧应对我那古怪的哥哥在后,婉妙此行又怎能如此顺当?以后咱们定当亲姐妹相称,有姐姐的必有妹妹的。”

  “是啊,是啊!”众女齐声应和道。春姨娘抹了眼角的残泪,拉过古子兮的手道,“子兮聪慧伶俐,伴婉妙于府中,能有万般照应,婉妙性子过于清傲单纯,于府中恐会遇诸般阻挠,姨娘我就在此将婉妙托付给子兮你了!”

  “放心。”古子兮依旧微微笑着,反手拍了拍春姨娘的手背,眸色清淡,并不多言语。

  此时,日头正闹,明晃晃地亮眼,一众姨娘有默契地站在太平坊的门前,大家默默无声,看着古子兮为魏婉妙掀了一角轿帘,这魏婉妙蓦地转过身来,眼角含了盈盈的泪水,玉腕微抬,朝着众姨娘无声地挥了挥手,竟逼得大家眼眶都潮湿了起来——这侯门似海,尚不知青楼出身的婉妙该如何应付才好。

  春姨娘站在人群之首,揩了揩眼底,朝着眼角微凝的古子兮和扶着魏婉妙的古小钰望了一眼,直直不肯放开……

  青布软轿徐徐曳行,那伶俐的小厮在右,古子兮和古小钰在左,四名轿夫只知卖力抬轿,这一路到也并无多话。只是这古小钰紧紧攥了攥古子兮的手,在她耳旁悄声说道:“子兮,你作那魏婉妙的丫鬟,岂不委屈得紧?以丫鬟的身份何年何月才能如菀娘所盼,能见到皇上呢?”

  古子兮眼睛紧紧盯着前方,眼神波澜不动,只反手握住古小钰的手,神情淡淡:“那魏中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离皇上只有一步之遥,于此,我们能借着婉妙进入中堂府,到时见招拆招,留待时机。”

  听子兮如此说道,古小钰便心安许多,只攥着古子兮的手,便不再多话。

  不知转了几个弯,忽听得那小厮猛得喝道:“停轿!”

  那四个轿夫正走得平稳,乍一听这话,前头一个踉跄,险些趔趄而去,这轿子猛然晃动了一瞬,方才稳稳当当地停了下来,那轿中的魏婉妙感觉人一斜,赶紧将手扶住轿栏。

  “何事如此?”古子兮黛眉一皱,停住脚步,侧过身子向那小厮问道。

  “在下魏小清,是少爷的贴身僮仆。”那小厮小跑过来,微微欠身道,“姑娘有所不知,少爷为了应子兮姑娘的请求,将魏小姐迎入府中,和老爷实是争执了一番,最后魏老爷答应魏小姐进府,但却许了两个条件。如若魏小姐应承下来,老爷方才允诺魏小姐入府。”

  “什么条件?”古子兮不动声色地反问。

  那魏婉妙听了此言,抓着轿栏的手不由地攥紧了几分,心开始忐忑了起来。

  “一则魏小姐答应以养女的身份入府;二则魏小姐答应终身不得入魏家族谱。”魏小清虽面似有难色,但还是说得清楚利落。

  听得此言,古子兮不自禁便笑了——这魏延未见其人,却可见其风。

  如若他以私生女儿的身份收了魏婉妙,魏延不仅难逃官家狎妓的罪行,也因此毁了自己的声誉,然而以养女的身份收了青楼雅妓的女儿,于他来说不仅是得了一份悲悯的雅名,而且也因此巧妙地掩饰了自己狎妓的罪行,同时又能应了魏楚殇的请求,可魏延却百般算计,私下里剥取魏婉妙的族谱资格,也就是说魏婉妙一辈子都无法承继魏家财产,这样一来,魏家小姐便只是个虚名罢了。

  这魏延做事果然滴水不漏,老奸巨猾。

  古子兮正思忖之间,却见魏婉妙掀开一角轿帘,脆声应道:“我应了,起轿吧!”

  古子兮侧头,看见魏婉妙眼神清澈却也凛冽,只淡淡地扫了古子兮一眼,便徐徐放下轿帘,不再搭话。

  古子兮内心不由得一动,心内想道,这魏婉妙到是清风傲骨,不图名利,想来她这一番辛苦,入这中堂府也只是意欲脱离青楼,远离那红尘是非之地,保全自己的名节罢了。

  这样想着,古子兮到是对那魏婉妙多了一份敬佩之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