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架空 > 《狂妃太拽不好惹》 > 第八章:温情

第八章:温情

本书类别:架空作者:陌玖卿书名:狂妃太拽不好惹 更新时间:2017-05-04 16:01:01本章字数:2299

  凤晚瞳见他面色不好,知道如果让他知道她想出去玩,估计打折她腿的事他都能做出来。

  “君瑾然,你回来了!”小丫头跑过去,自然地抱住他的劲腰,眼角带着笑意。

  知晓她要转移话题,君瑾然幽深的瞳孔越发黑沉,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深邃,“今日的功课做完了?”

  他感觉抱着他腰身的手似乎紧了紧。

  凤晚瞳抬头对上他深邃的凤眸,眼里不知何时已经换上了楚楚可怜的神情。她咬了咬唇瓣,小小声道:“你布置的那几首试太难了。”

  难?

  君瑾然狐疑地盯着她精致的小脸,他知道自己布置的那几首诗都是极为简单的。

  “跟我来。”

  撂下这句话,君瑾然转身离开。

  凤晚瞳偏头看了眼正在偷笑的水月,朝她做了个鬼脸,然后才跑过去追君瑾然。

  留下镜花水月在东阁间里。

  “镜花,你说小姐这般调皮的性子,怎么就怕了主子呢?”

  “你净胡说,好好做事,少说话。当心祸从口出。”镜花嘴上虽训着水月,心里却是百转千回,想来小姐是喜欢主子的吧。

  一路跟着君瑾然来到了他房间,凤晚瞳毫不客气地推门而入。却见美男手执书卷,端坐在书桌前。

  此刻的他显得淡雅如兰,气质出尘,三千墨丝由一根简单的玉簪束起。

  听到她的脚步声,君瑾然缓缓抬头。

  那小丫头却在离他十步之远处站住了脚,完全没有要继续往前的意思。

  君瑾然的俊眉几不可闻地轻皱,“过来。”

  凤晚瞳撇了撇嘴,即使再怕他也还是过去了,只到了桌前便止了步。

  “可会研磨?”

  “会一点,以前父皇都让我帮他研磨的。”想起那个对她极好的父皇,我凤晚瞳眼里渐渐笼上一层水雾。

  那个一直很宠很宠她的父皇,她记得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读书识字,女红之事更是被她厌恶至极。因为凤晚瞳觉得学习那些根本就没用,她想学兵法,像皇兄那样上阵杀敌。她想学武功,像二皇兄那样逍遥天下。但是父皇却说她是一个女孩子,那些不适合她。作为公主,她必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就在凤晚瞳神飞九天的时候,一只宽大带着点微凉的手掌就落在了她手背上,男子好听的声音传来:“你还有我。”

  睿智如他,怎么可能察觉不出她的失落。

  凤晚瞳对上他深邃的凤目,似乎在那深幽如潭水般的眸子里看见了一丝暗藏的担忧与心疼。丝丝悸动在心底划开,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不管是对她的好,对她的宠,还是他本身的完美,都深深吸引着她的心。只想跟他靠得更近,更近。

  清凉的空气中有一种暧昧的气息在蔓延。

  君瑾然忽然偏过头,目光回到了手里的书本上,手也很自然地收了回去。

  凤晚瞳粉嫩的小手轻轻握了握,心里划过淡淡的失落。也就那么瞬间,如羽毛般拂过她的心扉。

  淡淡的竹香在她鼻尖散开,凤晚瞳抬了抬手,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天真懵懂的神采。

  君瑾然余光瞥向她,见她恢复了神态,也不再担心。看她研磨的技术却是不错,有模有样,墨水也均匀,浓淡适中。

  屋里的暧昧散去,像是并未出现过一般。

  “诗背得如何?”君瑾然淡淡开口。

  这句话淡如清茶,却让一般难得乖巧的人儿顿了顿身形。

  要知道她今天一早上起来磨蹭地洗漱了一番,然后就是吃早膳。然后,她去大闹了厨房,把一个厨房搞得鸡飞狗跳,害得厨房的管事嬷嬷一阵头疼。却又对她又爱又恨,无可奈何。

  紧接着,她又缠着水月教她轻功,跟她又是呛了大半天,奈何没有君瑾然的命令,水月也不敢教她。

  “怎么不说话?”君瑾然见半天没有响应,偏头看她。

  却不想看到了她皱成包子脸的样子,就知道以她的性子,定是又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了。

  感觉到空气中的温度似乎下降了不少,凤晚瞳研磨的手一僵,抬头就见君瑾然微沉的脸色,顿时心里暗叫不好。

  “我……”

  “今日的午膳免了,何时背出来何时能吃。”君瑾然下了决定后就不去管她了,执起桌案上上好的狼毫就开始练字。

  他的字就如同他本人一样,内敛沉稳,却又大气傲然。只见那笔尖一提一压,如游龙走凤,气势如竹。

  凤晚瞳此时可没有什么好心情去欣赏,再说了,她也不懂得欣赏。只觉得写字时的君瑾然跟看书时的他不同,看书时他静如淡墨,气质出尘。写字时的他却透着一股霸气,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就像,就像父皇身上散发出来的帝王之气一般。

  她的瞳眸一缩,竟是帝王之势么?

  但是,她还是想起了正事。

  她可是一代吃货呀,要是不吃东西,估计会饿死的吧。

  然后,她一转神态,变成了楚楚可怜的样子,决定跟他好好商量商量。

  “君瑾然,你看,我现在是在长身体的时候。我都已经十三岁了,可还是连你的胸口都没到。要是不吃饭的话会长不高的。”

  听了她的话,君瑾然余光一瞥。

  的确是很矮,难道是王府的吃食不够好,她看起来还是很瘦。看来得吩咐下去,让厨子多给她炖点补身体的汤。

  然而正在滔滔不绝的某人,自然是不知道他的心声,也不知道她以后将每天都吃那种难喝得要命的补汤。

  “你看,我……”

  “本王的话何时失言过?”君瑾然终是听不得她的滔滔不绝,他觉得自己在这个小丫头面前所有的耐心都会被磨掉。

  突然,他搁下笔,复又坐回椅子上开始看出。也只有这样才能掩饰他想要将她扔出去的冲动。

  “君瑾然……”凤晚瞳不得不使出杀手锏,原本已是胜券在握,谁知这一次就算她“哭”出了眼泪,他还是如一尊佛一样端坐在一旁,不为所动。

  知晓这一次是不可能逃过了,凤晚瞳只能暗中咬牙,心里对君瑾然已是骂了千百遍。

  愤愤然地在他的书架上找出了那本诗集,然后回到他身边开始背诵。

  原本她是躺在软塌上看的,但他说那样伤眼睛,然后她只能站着背了。

  然而像凤晚瞳这样懒的人,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人,怎么可能忍受。况且她打小就养尊处优,这几日更是大病初愈,才站了半盏茶的功夫,脚就开始发酸了。

  最后,她干脆一屁股坐在他脚边,然后靠着他的腿开始背书。

  君瑾然叫了几遍,她硬是不肯起来,也只能由着她了。

  凤晚瞳却觉得这样的姿势很舒服,惬意地很,她不由得眼角也染上了满足的笑意。

  一时间室内很是安静,两人的动作又是十分自然,隐隐缠绕着淡淡的温情。竟是美得如幻,温暖而又清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