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玄幻 > 《妖孽骨医仙不仙》 > 第一章 初入江湖就搞事

第一章 初入江湖就搞事

本书类别:玄幻作者:清默然书名:妖孽骨医仙不仙 更新时间:2017-05-04 16:06:24本章字数:3612

  老者望着竹林里地少女,心底刻荡起一丝不安,她总归是有她的人生之路,如今她双眼已经容纳不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小山谷,此刻老者也开始做了打算。

  突然,一只白鹤飞过两人头顶,少女稚嫩的声音带着止不住的喜悦望着飞走的白鹤看了一眼,带着渴望的眼神回头望向老者道“看,师父,是白鹤?”

  老者没有理会她口中兴奋的白鹤,而是语句低沉地把她叫到了书房拿出一封信便道“看,你也长大了,我也不必再瞒着你,这是你的身世来历,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浅儿看着师父手里递出的那张上了年份的纸,自己一双茫然地眼睛看着师父便道“自己从小便在这山里长大,师父教导善者,明是非,懂天理。我根本就不在乎身世不身世的,人活一辈子,都有自己的活法,既然我在山中长大,那我便是大山的孩子,又何来身世不明。

  老者看着离去的浅儿,暗叹一声”孽啊?“

  浅儿离开了茅草屋,来到了瀑布边看着湍急地瀑布,水落如雷响,那只白鹤独自停留在石头上,高高的举着头,像是再说”等我歇一歇就能飞出一片天地,少女看着白鹤若有所思起来。

  不知不觉,浅儿已经在湖边独自坐了一下午,看着天色也不早了,她起身回到了茅草屋,就开始做饭,不到半个时辰,简单的饭菜已经做好,准备去叫师父,便急忙忙的来到师父房门口大喊

  “师父,师父吃饭了!”

  连着叫了好几遍,却没有得到回应,她就打开了房门,走了就去,就看见一封信安静的躺在茶座上,上面写着于浅亲启。

  于浅不知道为什么,心底生出一丝恐惧,拿起桌上的信件拆开,上面写着两行字“浅儿,师父要去闯江湖了,有缘分我们就在江湖见吧!”

  于浅用力捏着手里的信,吐出一句“老头子,到底是谁呆不住想去闯江湖啊!”

  回到饭桌,看着桌上的菜,有两个菜还是他爱吃的,真是浪费啊!

  于浅也在林子里等了师父一个月,他也没有回来,看来是真的去走江湖啊。

  一个月后,于浅走出了大山,来到了书中写着异常繁华的流云城,看着宏伟奢华的城门,士兵身穿银色铠甲,一动不动地站在城门口,甚至眼珠子都不会转一下,如同石头一般屹立又强壮。

  于浅一步脚踏入了流云城,也算是踏入了江湖。

  映入眼帘的是人山人海的徘徊,繁华的街道,和不停吆喝的叫卖声。

  “看,快看?”

  有人突如大叫一句“快看”

  很快吸引了其他人的视线,有的人也开始在叽叽喳喳的议论和惊讶,顿时吵杂一片。

  “听说了吗?江湖上来了一个大人物,听说是在江湖排行老七的大人物啊,那名声可是响当当的大啊!”

  另一个手持长剑的武士看着他急忙问:“排行老七,叫什么名字?”

  于浅看着热闹的人群,也好奇的想知道,那个厉害的大人物到底叫什么名字?

  结果大家都期待时,那个人挠了挠头,吐舌不清的嚷道:“名字不知道,就知道是大人物。”

  “切··”最后大家很失望的都散了。

  留下于浅看着这个武士还是很好奇。

  武士看着这个姑凉还好奇的看着自己,于是道“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于浅很有兴趣的点点头,眼神亮汪汪的看着武士。

  武士有些害羞,有些笨拙的滴滴道“那个人就是我,呵呵!”

  于浅看了看这个武士,然后就“哦”,换武士眼神亮汪汪的看着于浅问“然后呢?”

  于浅留给武士一个凄凉的背影道“然后,没有然后了啊。拜拜,我要去江湖找师父去了。”

  “找师傅?”邪老七再次笨拙的摸了摸光光的头。想不明白“江湖找师傅,岂不都是师父?”

  于浅来到一处客栈,看着人来人往,猜想这个客栈客流这么兴旺,必定是口碑好,于是她走进去看着很多人在吃饭,大鱼大肉,把她馋的直咽口水。

  无奈的她摸了摸口袋,和胸一样平,于是只能瞄着大堂里面的菜独自流口水。

  很快,一个小二走过来热情道“嘿,客官,是住店还是吃饭?”

  于浅觉得没钱进来客栈吃饭面子盖不住,第一次出来闯江湖结果第一顿就没钱吃饭,多没有面子,于是对着小二手臂一挥,显出是老江湖的样子“小兄弟,姐是老江湖了,在这是见朋友,我?”

  小二一听是会朋友,立刻回答“那姑娘自便!”就走过了于浅,在背后还听见小二的声音“哟,客官,住店还是住店啊?”

  于浅叹息一声“现实啊,江湖太现实了。”

  “咕噜噜?”

  于浅觉得自己再不吃饭,可能就要死了,没办法,她准备去蹭点吃的,看来看去,都是三五成群的再吃,只有一个桌子靠窗边,独一处,且一人,他却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遥望着窗外,黑发全洒,毫无束缚,一身白衣显得他在这个喧闹的客栈有些若有若无的仙气。

  于浅慢慢的走了过去,没想到却停在了男子一米之外,在远处于浅没有发现,这个男子居然使用了遮眼法,居然把自己和偌大的大堂隔离起来,修为不高的绝对看不出来,当然,你们可能觉得我修为高,哈哈哈,错了,我于浅毫无修为,为什么可以看出来,这个,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看见有一股能量在他周围徘徊。正当于浅犹豫要不要进去时,这个屏障自己咔嚓破了。

  发生这一切,男子自始至终没有把脸转过来,于浅看着桌上的菜,大鱼大肉,人间最美。舔了舔嘴唇,往男子旁边一扑就哭天喊地“大哥,小妹我找得你好苦啊?”

  此刻,大堂里面的人也被于浅狼吼的声音吸引过来,还有更过分人的居然对着小二道“快把那该死的狼丢出客栈?在这吼这么大声,怎么吃饭?”

  于浅没有时间管其它的人,扯着男子后背的衣服,道“大哥,你看看我,小妹来了!”

  男子这才转过脸,本来还吵闹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男子,他“太美啦!”

  于浅自然也是看傻了,小说里面都说江湖美男多,而且个个痴情,没想到,小说不假。

  于浅立马改口“夫君啊,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小二看不下去了,大吼“拉出去,刚刚还是是他小妹来着!明显来碰瓷的。”

  “对的,对的,拉走。”人群也还是附和。

  男子手臂一挥,本来还是客栈的屋子此刻已经换成在一片桃花盛开的地方,缕缕花香飘过,使人痴迷凌乱。

  “你要做我的妻?”

  “妻?”于浅不相信的睁着大眼睛,傻傻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花开,去准备,今日成亲。”

  “可是?”

  “没有可是,”男子打断了花开的话。

  于浅看着被称为花开的男子离开,才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不可能啊,不就叫了一声夫君吗?至于就要成亲吗?

  男子看着面前这个女子好似疑惑?道“姑娘不会不同意反悔了吧!”

  于浅看着如此美男,心底美滋滋地想,莫非我就是这个江湖的女猪脚?想想都好激动“哈哈哈,嗷嗷嗷!”

  “怎么是狼叫?”于浅给自己甩了一巴掌,直直叫疼,然后对着这个美男道“夫君,哦不,公子,你误会了,我便不是要做你夫人,只是饿了,想吃你一口饭,然后才跟你开了这个玩笑,我刚出来闯江湖,还不懂规矩,望公子莫怪!”

  “不怪,成亲即可!”男子直白的道出。

  “不行。”

  于浅看着这个男子,真的很美,但自己才第一天踏出江湖,难道就要嫁人,那自己还如何去快意江湖,成亲绝对不行。于浅各种想,然后想出一个法子道“这样吧,等我三年,三年后我回来和你成亲。你看可行?”

  男子嘴角苦涩的勾起“不行,一天都不行。”

  “一天都不行?”

  于浅不懂,他怎么就这么着急?

  男子看着于浅,他灰色的眼睛接近透明,苍白的脸更接近死亡,他微弱的气息,已经倒计时,他小声细语的对她道“今日便是我的大限,成亲也只不过是了却自己的一个心愿。”

  于浅迅速拉过男子的手,握在手里,他的手冰凉刺骨,血液几乎已经不流动,她摸着他的脉搏,好比一滴被冰封的水滴,永远不会跳动,给于浅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你中毒了?”

  男子惊讶已经表现在脸色,这对于他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着实不搭,去还是认真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人问

  “你是大夫?”

  于浅笑了笑道“略懂皮毛!”

  此时更男子无奈说道“你这皮毛够粗,就连天下的神医都诊不出我中何毒?你一把脉,就能明我中毒?你可诊得出我身种何毒?”

  于浅看着这个美男,咬着唇想了想看着他说“我若知道你为何这样,你可否放我自由?”

  男子毫不犹豫“你若有本事,又有何不可!”

  于浅便信誓旦旦的答“君子一诺,终身不悔!”

  男子也吐出两个冷清清的字“不悔!”

  随后于浅开始了,先从头上拔出一根极长透明银针,眯着眼看了一会,最后看向男子的眼睛道“公子,生死由天,我还是要跟你说清楚,这是我第一次扎人,你别害怕啊!”

  男子看着当事人手不停颤抖的于浅,淡定的说了句“你不害怕就行!”

  “啊,哦哦?”于浅这才感觉自己颤抖地手与扑通扑通的心脏都在颤抖,汗珠也哗啦啦的直流,手也移动来移动去?

  男子看着如此紧张的她,担心的问道“你这是要扎那个部位?”

  由于紧张过度,于浅有些眼花缭乱,于浅还是强装镇定轻轻的说了句“手——指。”

  “那你拿着银针对着我的额头做什么?”

  “哦,对对,谢谢兄台提醒。”

  好不容易拿出他的手指,用银针往他的指尖一扎,血如泉水冒了出来,于浅赶紧拿起他的手,把出血的那个手指含入嘴里,弄的男子心底一惊,被这样的举动吓到了。

  很快于浅就放开他的手指,对着他道“你这个病不是中毒!”

  “不是中毒?那是什么?”

  “是,是?”话还没有说完,于浅就昏了过去,最后闭眼时还说了一句“毒性好强,你要等我?我?”

  “主人?怎么办?”花开看着晕死过去的于浅,她嘴唇已经泛乌,头发已经变白,然而这些变化,都不到一口水下肚的时间,于浅就成了这样。

  男子无奈道“傻子一个,她中了我的毒,能不能醒得过来还是个问题,就不要说能不能等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本书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