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玄幻 > 《凰权至上之废材神凰后》 > 第二十六章 你这是为何?

第二十六章 你这是为何?

本书类别:玄幻作者:钦瑟书名:凰权至上之废材神凰后 更新时间:2017-05-04 16:09:01本章字数:2592

  白染看着三道光束打来,闪身一避,三道灵力打了个空,对着三人露出了个阴测测的笑容,笑的不怀好意。只见白染指间极快的结了个繁复的术法,看的众人眼花缭乱,然后就见白染手中出现了个打着漩涡的深青色光漩,一分为三的长了眼睛般朝着三位老者而去。

  三人避无可避,眨眼间光漩钻进了三人身体内,三人惊恐,明显感觉到了体内的灵气正在快速的流失,然后三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下去,哪里还有刚才那般红光满面的气色跟精神头,几个呼吸间那三个气漩就从三人体内又钻了出来,明显比刚才大了一些,然后又认主般的飘回了白染手中,隐没在白染手心里。

  这招正是当初在万兽山时凰小顷对付那头黄金虎用的那一招,也是白染在圣一堂里给穆铮用来救命的一招——噬魂灵。

  白染直到现在与几个灵修者接触下来,才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东临境内的灵修者都只会修炼,蛮用灵力,却并没有什么术法招式,但凡使用过刀剑的,都只是将灵气注入到武器里来增加武器的威力与杀伤力,根本没有一招半式。这是怎么回事?

  傅清绝因不能修炼,所以修炼一途没有接触过丝毫,在记忆中并没有关于修炼上的记忆。但是她白染却是懂得的,不过在这里,了解过之后,却是颠覆了她对这里的认知。

  这里没有术法、功法秘籍、心法秘笈、武招绝技,怕是连作为灵修者的灵根之分的最基本常识都是没有的吧!嘴角抽了抽,她这到底是到了什么山沟沟里了?

  而众人看着白染露的这一手,彻底的都呆滞了,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心中的震撼!

  傅城看着这一幕,嘴里本能的喊着:“不可能,不可能……”随后反应过来,“你、你到底……到底是什么人?”语气中明显透着一股子恐惧感。

  白染听着这话,觉得不对劲了,这老东西不知道她身份?那传话的没告诉过这老东西她是傅清绝?

  其实是当时他们一听传话的在他们密室外喊道两个孙儿受伤晕过去了,傅家有危险,还不等听传话之人将话说完,几人就窜了出来。之所以判断是这小丫头伤了他们,完全是因为这小丫头与傅家众人这赤裸裸的对峙局面,而且众人都跪地迎接,只有这小丫头原地不动分毫,不将他们放在眼中。

  白染在傅清绝的记忆里得知,之前的傅清绝就没有见过这几个老东西。不过还是回答了傅城的问话:“傅意的女儿,家族排行四的傅清绝。”她很想看看这老东西知道她的身份之后,会是个什么表情?

  傅城的脸上顿时一阵古怪之色。这女娃是十二年前二孙儿从万兽山中那场变故中抱回来的女婴!心里顿时又是一阵翻涌。

  自十二年前万兽山那场变故之后,他们就都纷纷闭关不出了,对于家中的小辈们,见过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个,十二年前还未生出那场变故时,就见过大孙子博儿家那个在家族中排行老二,叫傅清芙的四岁大的小娇娃,还有二孙子意儿的那个大女儿,家族里最大的女娃傅清姿,被海外游历路过东临的一个青年男子看中,收为弟子带走了,那时候也才不过五岁。再就是意儿的那个家族排行老三的小儿子傅清澈,那时候已经有三岁了。至于这个傅清绝,当年二孙子将她带回傅家时,尚在襁褓中看过一眼,是个刚出生的小女婴!

  没想到,十二年过去了,今日却成了他傅家的又一次劫难。当初就不应该为了那两枚丹药,将这女娃带回来,可若是没有那两枚丹药,如今哪里还有这两个孙儿的小命在……

  傅城盯着这小丫头,如今这情况看来这小丫头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不知道的情况下都能如此毒辣的对自己的父亲出手,若是知道了,那还了得?

  白染看着这老东西脸上神色百般变化,精彩至极,不知道这老东西在想些什么,但却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傅城虽不知道这丫头如何会这般邪门诡异的东西,而且修为如此高深,想必便是清姿的师父口中所说的术法吧!这术法一词,他还是听当初带走清姿的那个师父说过的,为了让他们相信,而且还在他们面前使过一次,能晴天里凭空降雨,还能徒手变化出树藤。然后跟他们讲过海外那边的事迹,让他们觉得甚是神秘,有个这般厉害的师父,对于他傅家在东临的地位只会更加的稳固,绝对是个好乘凉的大树!不过这些年一直都只是有书信来往,清姿那丫头却并没有回来过。

  “四丫头啊,这些年闭关没有出来过,也就是你娘生下你,见过一次,那时候你还是个小婴儿,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都这般大了,可是再有多大的仇怨那也是你父亲啊,你怎的将你父亲伤成这般,怕是连命都保不住了!”傅城对着白染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白染挑挑眉,这是打不过就采用怀柔政策了?呵呵,她可不是真正的傅清绝,那傅清绝早就被他们这群道貌岸然的玩意儿给折腾死了,可有将那傅清绝当过是亲人来对待,还有这所谓的父亲,刚才出手时可没见他留半分情面,可没因为是她父亲就对她手下留情,如今只是这般小小惩罚就受不住了?那傅清绝的那条命又该如何算?她白染可不是什么圣母,这命,必定是要讨的,人伤她一分,她势要还十分,何况还是欠了一条命的债,这笔账可是欠的大了去了,她要这傅家欠了傅清绝的,通通拿命来还!

  “命?今天我要的何止是他的命,人都到齐了吧?”白染轻笑出声。

  众人听了这话惊惧,这是要他们的命啊!

  傅城怒道:“你这是为何?有何深仇大恨非要置傅家于死地?”

  白染淡淡的扫了一眼众人“为何?那就要问一问你傅家人了!”

  傅城大骇,难不成这小丫头知道了自己不是意儿的女儿了?可是就算是如此,也是养育了她十二年,就算不是亲生的,也是有养育之恩吧,怎的不说报恩,反倒是似结了什么深仇大怨?回头望向傅家众人,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哆嗦的跪地磕头求饶,将这些年如何欺压傅清绝,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竹筒倒豆子般倒了个干净。

  “四小姐,饶了我吧,我不是有意要毒打你的,可那都是傅五小姐指使我这么做的啊!”

  “四小姐,我、我是被猪油蒙了心了,才会抢您卖药草挣来的银子,我这就将这些年从您那里抢来的银子还给您,只求您饶了我这条贱命!”

  “四小姐,我手贱啊,不该大冬天的将您推下湖里,求求您了,这贱手我不要了,您砍了去吧,只求能留下我一条小命!”

  “将您赶去马棚里住,是我听了主母的话犯了糊涂,以后我去住马棚里,我去住马棚!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

  “四小姐,我这就爬,这就爬,我学狗爬,我是狗,汪汪汪!”

  “四小姐,那馊饭馊菜,我再也不敢逼您吃了,以后我天天端您面前让您看着我吃。”

  “四小姐啊,您饶了我这次吧,以后我肯定天天晚上树上吊着,以后我吊还不成吗?只求能放我一条生路啊!”

  ……

  白染看着这一众哭鼻子抹泪的傅家子弟,只觉得恶心。不过有件事情她搞不明白……

  傅城越听脸色越难看,怪不得这小丫头对傅家半点情分都没有,这些年就是如此对她的?难怪!若是如此,有感情才怪了!这群蠢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